旅游百科

广告

双眼皮增生严重

2018-06-14 19:12:13 本文行家:18511870557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咨询客服: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大部分女生首次考虑整容的时候,都会选择从双眼皮开始,因为拥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确实可以很大的改善我们的面貌。


可是,到底什么样的人需要做双眼皮?只要做了双眼皮就可以让眼睛变漂亮吗?去医院我就想割个双眼皮,为什么医生最后给我加了一堆新项目?为什么有些朋友切了双眼皮,眼睛还是不好看呢?


其实,想要拥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可不止割个双眼皮这么简单。根据每个人眼部情况的不同,医生可能需要做不同的调整,才能保证手术最终有好效果。今天,鸟哥就来跟大家唠一唠,眼睛美丽的秘密!


。


眼部问题分析眼睛美丽的秘密


。




首先,我们来看看存在哪些眼部情况的问题,以及每种情况对应的可能的解决方法有哪些:



单眼皮

;



情况分析:作为亚洲人,单眼皮还是蛮普遍的,而且也有很好看的丹凤眼之说,不过有些单眼皮存在形状不规则,或者双眼部不对称的问题。


参考方法:埋线双眼皮,全切双眼皮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多层眼皮

。


情况分析:多层眼皮,中老年人较为常见,也有年轻人存在这个情况,可能是因为上眼睑皮肤过多造成,看起来可能会显得有些苍老,当然,也有很好看的多层眼皮,不能一概而论。


参考方法:切开双眼皮和上眼睑去皮可能更适合些,因为可能需要调整上眼睑皮肤的量。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肿眼泡


。

情况分析:上图就是一个典型的肿眼泡,上眼睑看着肿肿的,像是没有睡好的样子,这个主要是因为上眼睑脂肪过多造成的,从侧面看可能会更明显些 。


参考方法:可能需要做切开双眼皮和上眼睑祛脂,因为需要先调整上眼睑的脂肪量,双眼皮做出来才会有效果,否则可能会被脂肪挤得变形或看不见。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上眼睑下垂

。


情况分析:眼睑下垂,主要是因为上眼睑肌肉无力,当正常睁眼时,没法将眼皮正常提起,所以会出现上眼睑下垂遮挡瞳孔的情况,看着好像没睡醒,很没有精神的样子。有些孩子天生就是上眼睑下垂,眼睛一大一小,非常的明显。


参考方法:可能需要做上眼睑提肌和切开双眼皮手术,因为需要先恢复上眼睑的提肌能力,否则即使做了双眼皮,可能因为提肌无力,结果变成内双。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眼皮松弛

。


情况分析:眼皮松弛,乍一看,好像跟上眼睑下垂很像,其实他们是由于不同原因造成的,而且眼皮松弛会导致眼角下垂的厉害。眼皮松弛一般是因为皮肤老化,变得没有弹性造成的,一般老年人居多,也有年轻人有这个问题,因为个人体质不同。


参考方法:可能需要做眉下切开和切开双眼皮手术,先处理皮肤松弛的问题,然后再做双眼皮可能会更有好的效果。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眼窝凹陷


。


情况分析:眼窝凹陷,跟肿眼泡刚好相反,是因为上眼睑部位的脂肪量太少造成的,这个也会使人显得比较苍老。

参考方法:可能需要在凹陷部位做自体脂肪填充,或者将眼部脂肪向外拉一拉,使得上眼睑看起来饱满些,然后再看是否需要做切开双眼皮。


注:这里给出的方法只是建议,仅做参考,最终请以医生的面诊结果为准


。

 鸟哥说

双眼皮手术是最常见的整容手术,也是相对较简单的手术,但是却非常考验医生的技术,因为眼睛在人面部的中心位置,稍有不妥就很容易看出来。

所以,鸟哥提醒大家,千万不要认为双眼皮手术简单,就贪图便宜,随便找医生做,一定要找科班出生,最好从医时间长,有丰富手术经验的医生来做。

另外,在挑选医生时,也多观察医生提供的案例中所体现的审美水平,是不是符合自己的要求和预期,这个也相当重要。



推荐阅读 可点击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奇异鸟官方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日本代购签证酒店客服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

咨询日本代购&签证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1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hello+




  刘贺被冷风一吹,似乎有了点知觉,翻了个身子,喃喃说:“酒,酒……”  别的不说,只这份沉着就非一般人能有,女儿的眼光的确不错。  万红丛中一点绿,刺得人目疼。  刘弗陵一手扶着她,一手替她轻顺着气。  当她直面自己一直以来的心虚、胆怯时,她反倒觉得害怕淡了,心虚也小了,微笑渐渐自然,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刘弗陵打量了他一瞬,问道:“你这一生,到现在为止,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最想做的事情又是什么?”  “四月也算我的人,难道你希望我坐看着她往死路上走?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操心,刘贺的武功心智都不比刘询差,他输的是一股决绝和狠劲。”  可是,别的事情上,不管花费多少心思,她都视若无睹。  云歌不想再提孟珏,拉着刘弗陵,要刘弗陵给她讲个笑话。  他也微笑着凝视着她,一口一口地喝着汤,当喝完最后一口,他轻声唤道:“云歌,你坐过来,我有几句话和你说。”  张太医面色沉重中夹杂着惭愧:“到现在为止,究竟是什么病,臣都不知道。”  天上的星光璀璨,水中星光摇曳,半空荧光闪烁。  云歌在屋子外面堆雪做雪人。  三月无趣,一面往外走,一面嘀咕:“不就是几朵花吗?人家又不是没见过,那次我和公子去爬山时,还见到过一大片……”  云歌半骇半笑得叹气,“你好歹给我留几个花骨朵,我本来还打算过几日收集了花瓣做糕点呢!”  云歌在于安不信任的目光中,把舟荡了出去。  孟珏跪坐到刘弗陵身侧:“臣先替皇上把下脉。”  “都是你的朋友?”  云歌不吭声,小宦官急得差点要哭:“您一定要去,奴才虽不知道是什么事,可富裕大哥一头的汗,眼泪都好像就要下来了。”  刘病已手上加了力气,将草弹出,草从许平君身侧飞过,云歌刚要伸手拿,半空中蓦地飞出一根树枝,将草弹向了另一边。  云歌本想找个山洞,却没有发现,只能找了一株大树挡风,在背风处,铺了厚厚一层松枝,尽量隔开雪的寒冷,又把斗篷脱下铺在松枝上,让孟珏坐到上面。孟珏想说话,却被云歌警告地盯了一眼,只得闭上嘴巴,一切听云歌安排。  “左下角,画着一株藤蔓样的植物。”  一个黑衣男子匆匆进屋,沉声说:“霍小姐,主人还要用她。”  云歌知道刘弗陵怕她总想着离开,所以直接让小妹来,向她表明心迹。其实她不是不理解,于安言里言外、明示暗示说了不少当年的事情。她知道他当年处境艰难,明白他的无能为力,也很清楚这么多年来,他一个女人都没有,所以年近二十一岁,都还没有子嗣。可每当她想到他是皇上,还有一个皇后时,却总会觉得心里很怪。  孟珏的声音,隔着被子听来,有些模糊,“这次是让你记住不要随便和男人喝酒,下次再喝醉,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一池青波荡漾,两只鸳鸯共戏。一只在水面,一只半沉在水底。侧角题了一句“忆来何事最销魂”。  孟珏凝视着云歌,似有几分意外,笑容却依旧未变,“也好,正好去吃中饭。”  --------  刘弗陵正容问:“于安说的哪里不对?我要办他,也总得有个错才能办。”  恰是二八年华,正是豆蔻枝头开得最艳的花,髻边的发饰显示着身份的不凡,她娇笑间,珠玉轻颤,灼灼宝光越发映得人明艳不可方物。  守卫见皇后亲临,不知道究竟该不该拦,犹豫问,许平君已走进了院子。  刘病已忙道:“你若不愿回答,全当我没有问过。”  云歌大睁着眼睛,用力点头,表示绝无假话。  于安琢磨了会,似有所悟,喜悦地对刘弗陵说:“难怪霍光对孟珏是不能用之,就只能杀之,孟珏确是人才!昔越王勾践得了范蠡,就收复了越国,皇上如今……贺喜皇上!”  小吏在前程和性命之间衡量了一下,还是决定选命,嘴里骂骂咧咧地命人去找衣服、生火盆,自己去找个略懂医术的女人。~~~~~~  刘询笑着去搂她的腰:“你明知道朕的心都在你这里,还吃这些没名堂的醋。一曲《折腰》让朕早为你折腰!”  倾国倾城的李夫人早已是民间女子口耳相传的传奇。昌邑王是她的孙子,传闻容颜绝世、温柔风流,而且这是刘弗陵登基后,第一次诏藩王进京,所以所有人都想去看看他的风采。当然,刘贺不愧为刘贺,他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方式,让长安人记住了他。以至于二三十年后,当皇上、皇后、霍光这些人都湮没于时间长河,无人提起时,还有发丝斑白的女子向孙女回忆刘贺。卯时,太阳还未升起,就有百姓来城门外占地方。辰时,身着铠甲、手持刀戈的禁军来肃清闲杂人。  孟珏身子微侧,挡住了许平君,毫不避讳地护住云歌,笑着说:“好热闹!还以为一来就能吃饭,没想到两个大厨正忙着打架。”  说说容易,云歌想着堆满几屋的书,脸色如土。  她藏在暗中的那些私心,那些不光明的想法,在他面前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对,都是十分正常的心愿和做法。  如云歌所料,霍光果然倾力筹划,准备集结大军,挥师西北,讨伐羌族,顺带暗中清除乌孙的保守势力,立解忧公主的儿子为乌孙王,将匈奴、羌族的势力赶出西域,使西域诸国放弃两边都靠的想法,完全向汉朝称臣。  三哥有些无措,云歌儿只在二哥面前会如此,在他面前一贯嘴硬调皮,他身子僵硬,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会后,才学着二哥的样子,轻拍着云歌的背,只是做来极不习惯,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他看向站在门口的孟珏,孟珏抱拳一礼,他却只微挑了挑唇角,眼中全是不屑的讥讽。  三月笑嘻嘻地瞅着孟珏:“公子着急了?”看到孟珏的视线,她不敢再玩笑,忙道,“公子迟迟未回,我怕云歌觉得无聊就不等公子了,所以和她说可以去花圃玩,她应该在花圃附近。”  霍光沉思未语,桑弘羊问:“和此处相近的庭院是哪里?长廊和何处相连?杏花林可仔细都搜过了?刚才追的近的侍卫都叫过来再问问,人究竟是在哪里失去了踪影?”  宣室殿外一侧的青砖道旁,种植了不少枫槭。已是深秋,一眼望去,只看半天红艳,芳华璀璨,再被夕阳的金辉渲染,更添了一分艳丽,三分喧闹,直压过二月的娇花。孟珏一袭锦袍,徐徐而行。夕阳、枫叶、晚霞晕染得他身周也带上了温暖的层层红晕。  刘询和许平君都愣在了金銮座上,神色怪异。孟珏猛然侧头,盯向云歌,却见她深低着头,根本看不清楚表情,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张贺看着云歌,咂巴了下嘴,再没吭声,张安世看了眼兄长,奇怪起来,这人怎么突地就心平气和起来了?  刘爽羡慕地看着云歌:“姑姑的娘真好!”  面对刘询亲手训练、意欲对抗羽林营的军队,黑子哥他们的结局不言而喻。  一模一样的花式,都是红艳艳的绳子打成,月光下,刺眼地疼。  云歌和许平君都是喜聚不喜散的人,这几日又和红衣、大公子笑闹惯了,尤其对红衣,两人都是打心眼里喜欢。不料他们突然就离去,云歌和许平君两人说着不相干的废话,好像不在意,心里却都有些空落。  起来时,因为单脚用力,身子有些不稳,孟珏扶住了她的胳膊。  穿过树林,眼前蓦然开阔,月光毫无阻隔地直落下来,洒在漫生的荒草间,洒在一座座墓碑间。  站了一会,孟珏递给云歌一样东西。  七喜有些动怒,刘询却淡淡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孟珏仍研究着水晶匣子中的穿骨针,只点了点头。  如果非要选择一方,小珏肯定希望赢的是霍光。  “年纪不大,有手有脚,只要肯吃苦,哪里不能讨一碗饭吃?偏偏不学好,去做这些不正经的事情!”许平君本来一直心恨这个占了她便宜,又偷了她东西的小乞丐,可此时看到小乞丐一脸茫然若失,泪花隐隐的眼中暗藏伤心,嘴里虽然还在训斥,心却已经软了下来。  云歌一声尖叫,从灶堂后面跳出,“谁?是谁?”一副气得想找人拼命的样子,隐约看清楚是孟珏,方不吼了。  孟珏微微而笑,“你的胳膊好了吗?”  ―――――――――――  刘贺微笑着说:“不知道,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范明友忙说:“根据侍卫观察,皇上是歇息在那个宫女那里了。”  “小姐……”  把头埋在了膝盖上,不想再看,也不想再感知。  许平君已经嘴唇乌紫,云歌看她再撑下去,只怕就要冻出病来,而自己也是已到了极限。  不料云歌眼珠一转,拿起细看,霞染双颊,唇角微翘,似笑似怒,“夫君既如此‘喜欢’,以后就每次都画一幅吧!”刘弗陵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云歌却捧腹大笑。  “水,水。”  刘病已弯身行礼,“想我一个落魄到斗鸡走狗为生的人,却还在夜读《史记》。如果说自己胸无大志,岂不是欺君?”  许平君不平地问:“太不公平了,明明孟大哥已经赢了,这个上官小姐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情!真没有办法了吗?”  云歌眼内有凄楚:“孟珏,放开我,好吗?”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