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百科

广告

刚开完双眼皮流眼泪

2018-06-20 17:16:12 本文行家:18511870557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咨询客服: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最近在电视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报导了一位湖南的姑娘小陈,原先朝气可爱,长相漂亮甜美的小女生,憧憬着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时装模特,为了让自己的鼻子变得更加的挺拔,选择了通过医美整容手术让自己变得再完美一点。

。


小陈花费了2万元人民币来到了整形医院做了隆鼻手术,万万没想到不仅失去了原本的甜美的笑容,反而变得越加糟糕。整容后,她鼻子内的假体竟然漏了出来。由于整容失败,小陈的内心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在家的时候不敢照镜子,外出的时候不敢以面示人,只能用口罩将自己的脸部包裹住。

。


小陈做隆鼻手术时的填充物来自她的左耳上的软骨,而她的左耳现目前有十分明显的疤痕,她的鼻子也变得塌陷了。最后小陈找到了整容医院,经过协商,医院愿意为她做二次修复手术,修复手术后没多久,鼻子内的假体竟然从鼻孔中冒了出来,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


现如今,不仅毁掉了自己的鼻子,她的自信心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她的模特梦想也失去了,真的是得不偿失啊。

整容失败的案例又一次呈现在我们的目前,少女美好的梦想被无良整形医院终止了。

所以找到一个靠谱的医院和医生是很重要的,可是如果医生们全靠修炼技术,积累经验,也很难分出高下。整形是为了人体美感,医生不仅要有好技术,更要拥有好审美,这其中的道理和画家、雕塑家、文学家是一样的……


所以想要远离车祸现场,手术前一定要找到技术好+审美强的医生。毕竟安全才是一切的前提!




文章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 可点击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奇异鸟官方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日本代购签证酒店客服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

咨询日本代购&签证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1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hello+




    她因为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唯恐出了差错,给她和刘病已本就多艰的命运再添乱子,所以十分紧张,时刻观察着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一个动作不敢多做,也一个动作不敢少做。她身旁不少贵妇看出了许平君的寒酸气,都是掩嘴窃笑,故意使坏地做一些毫无意义的动作。  刘贺愕然,“月生就你一个亲人,整日里口中念叨的就是你,他指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刚开始,刘弗陵提笔就给出答案,到后来,需要思索一会,时间有长有短,但也都能说出答案。  孟珏微笑着不答反问:“你的心意还没有变?”  “我也挺喜欢,打算长租下来,做个临时落脚的地方。打个商量,你先不要另找地方住了,每日给我做一顿晚饭,算做屋钱。我在这里呆不长,等生意谈好,就要离开,借着个人情,赶紧享几天口福。”  云歌朝他挤了一个笑,刘病已眉微扬,唇微挑,也还了云歌一个笑。  云歌!云歌! Web2.0小说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夷儿,怎么拿着册书,却在发呆呢?怎么好长时间没来找我玩?”霍成君笑吟吟地坐到刘爽对面。  刘询讲完话后,并没有收到预期的反应,百姓们虽然高呼着“陛下万岁”,可他们的声音里没有刘询所渴望的力量,他的心不禁沉了一沉。这场战争,究竟有几分胜利的希望?      云歌在许平君背上踢了一脚,将她踢下去。可许平君的身子刚落下一半,就被大汉抓住了胳膊,吊在半空,上不得,下不去。许平君也是个急脾气的恶人,一边高声呼救,一边毫不示弱地用力一只手去抓打那个汉子。大汉一个疏忽,脸上就被许平君抓了几道血痕。大汉本就是粗人,又是个杀人如砍柴的军人,怒气夹着酒气冲头,手下立即没了轻重,抓着许平君的胳膊猛地一挥,“啪”的一声响,许平君被他甩打在冰柱上。只听得几声清楚的”咔嚓”声,许平君的胳膊已经摔断,胸骨也受伤,巨痛下,许平君立即昏了过去。云歌本想借着小巧功夫拖延时间,一边和男子缠斗,一边呼救,等许平君滑下后,她也立即逃生。不料许平君被大汉抓住,她的打算落空。云歌看到许平君无声无息的样子,不知她是死是活。心内惊痛,却知道此事不可乱了分寸,厉声喝问:“你们可知我是谁?就不怕灭族之祸吗?”云歌对面的男子笑道:“你是宫女,还是个很美丽的宫女,不过你的主子已经把你赏给我了。说着左手一掌击出,逼云歌向右,右手去抱云歌。却不料云歌忽地蹲下,他不但没有抓到云歌,反被云歌扫了一脚。他功夫不弱,可是已有五分醉意,本就立脚不稳,被云歌踢到,身子一个踉跄,掌上的力道失去了控制,将台子左侧的栏杆击成了粉碎。云歌看到那个抓着许平君的大汉摇了摇许平君,看许平君没有反应,似想把许平君扔下高台,云歌骇的脸色惨白,叫道:“我是皇上的妃子,哪个主子敢把我赏人?你若伤了那个女子,我要你们九族全灭,不,十族!”汉子虽然已经醉得糊涂了,可听到云哥那句“我是皇上的妃子”,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拎着许平君呆呆站在台上,不知所措。云歌前面的男子呆了一呆,笑起来,“假冒荒皇妃,可也是灭族的大祸。除了皇后,我可没听说皇上还封过哪位妃子。”一边说着,一边脚下不停地逼了过来。那个莽汉虽没完全听懂男子说什么,可看男子的动作,知道云歌说的是佳话,呵呵一笑,“小丫头片子,胆子倒……倒大,还敢骗你爷爷?”说着,就把许平君扔了出去,想帮男子来抓云歌。许平君的身子如落叶一般坠下高台,云歌心胆俱裂,凄厉地惨呼,“许姐姐!”  他在微笑,可他的眼睛里是担心,说话渐渐困难,也明白她都知道,他和她之间无需多语,可就是不能放心,“记得我们那次看日出吗?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放弃,坚持走下去,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风景,也许不是你本来想走的路,也不是你本来想登临的山顶,可另一条路有另一条路的风景,不同的山顶也一样会有美丽的日出,不要念念不忘原来的路……”云歌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微笑着说:“你放心,我会离开长安的,会忘了这里的一切。我会去苗疆,去燕北,走遍千山万水,我还会写一本菜谱,也许还能遇见一个对我好的人,让他陪我一起爬山,一起看日出,让他吃我做的菜,我不会念念不忘你……我会忘记……”云歌一直笑着,声音却越来越低,逐渐被强劲的北风埋没,到后来已分不清是在对刘弗陵说,还是对自己说。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天地间苍茫一片,除了漫天大雪,再无其它。时间也仿佛被那彻骨的严寒所冻结,两人相依相靠,静拥着他们的地老天荒,是一瞬,却一世,是一世,却一瞬。刘弗陵想抬手去摸摸云歌的脸颊,却没有一丝力气。他努力地抬手,突然,一阵剧痛猛至,胸中似有万刺扎心,连呼吸都变得艰难,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他吃力地说:“云歌,给我唱首歌,那首……首……”如有灵犀,云歌将他的手轻轻举起,放在了脸颊上,搂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胸口,轻声哼唱:  “不用担心我,我一定会活下去,我还要去找妹妹。”少年回头深看了一眼云歌,身影一瘸一拐地融入夜色中。  拉着她手的女子笑道:“清姐姐吓得不轻呢!一手的汗!”  刘病已带着云歌越走越偏僻。月光从林木间筛落,微风吹叶,叶动,影动,越显斑驳。两人的脚步声偶会惊起枝头的宿鸟,“呜哑”一声,更添寂静。  都可以……”心内悲苦,却不敢哭泣,怕再刺激到刘弗陵,只能把所有情绪都压到心底,可两个眼圈已是通红。  许平君猛地一下,就想坐起来,却被刘询搂得紧紧,根本动弹不得。她说不清楚心中什么感觉,是该高兴病已竟如此爱虎儿,还是该害怕一种突变的命运?刘询轻抚着她的背问:“平君,你在想什么?”  许平君脸颊晕红,“不是什么大愿望,你呢?”  刘弗陵来时,听屋内安静一如往日。他仍旧顶着烈日,立在了碧纱窗下,静静陪着她。  就在无数朵浪花上,一道月光虹浮跨在山谷间。纱般朦胧,淡淡的橙青蓝紫似乎还随着微风而轻轻摆动。  云歌对一个错认的刘病已都已经非同一般,如今她遇到了心中的真人,又怎么可能让对方难过失望?  孟珏颔首同意。  刘病已拎着两只老母鸡,推门而进,人未到,声先到,“平君,晚上给你煨只老母鸡。”  小儿惊慌下,立即想出声阻止,可已是晚了一步。  小妹虽贵为皇后,可此次依旧未能与刘弗陵同席。  霍光笑道:“臣想说给孟太傅的姑娘,皇上和皇后都认识的,就是臣的义女霍云歌。”  云歌听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停住的脚步又动起来。  刘病已很想问“如果没有选择你呢?”可是看到云歌勉强维持的笑容,无法问出口,只能亦笑着点了点头:“会的。”  院中,竹林掩映下,孟珏静静而站,身影凝固得如同嵌入了黑夜。  院门外传来刘病已的声音,似乎刘病已想进,却被霍成君的丫鬟拦在门外。  许平君脑内思绪纷杂,一会想着皇上的大哥,那不就是卫太子吗?一会又想着卫太子一家的惨死,再想到直到现在卫太子还是禁忌,她和刘病已是不是该逃?可逃到哪里去?一会又想着刘病已是皇孙?皇孙?!告诉娘,岂不要吓死娘,她这次可是真拣了个贵人嫁!只是这样的‘贵人’,娘是绝对不想要的。皇上为什么突然来?是不是想杀他们?她是不是也算个皇妃了  许平君眼中的“不能相信”渐渐地变成了认命的“相信”,她木然地站起来,走到镜前坐下,慢慢地梳理着发髻,慢慢地整理着衣裙。  吸了吸鼻子,“嗯……好香!”  稳婆抱着孩子颠了几下后,却听不到孩子的哭声,一下就慌了,赶忙探了下孩子的鼻息,脸色立变,一句话还未说,眼泪就已满面。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