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百科

广告

双眼皮压睫毛图片

2018-07-12 18:59:02 本文行家:18511870557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咨询客服: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不够惊艳吗?那让我们回顾一下答主本来的眼睛,亮个相吧小宝贝儿!!!

.

别说我是故意放丑的照片什么随便截图光线也不好balabala,年少时的丑照谁踏马想留!再说它真的丑吗!!这张还描眉了呢已经非常精致了辩解驳回!

答主的眼睛是属于那种集结了肿眼泡、内双、高眉骨、深眼窝等多类综合征的厚眼皮,难度系数9.8。遗传妈妈那边的基因,我的姨妈表姐什么的全是这种眼睛,当然她们全都去割了双眼皮,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一如既往得厚出新高度。。依旧是内双。。可能是他们那个年代技术不够先进吧。。又或者我们这种眼睛天生就是个悲剧??

吧

不要吐槽我的眼袋,它将贯穿全文。


读大学的时候,接触到了双眼皮贴。。当时的感觉是(窝草还有这种操作???)整个世界都亮了哈哈哈哈笑出美声!

答主当时用的是两面胶的双眼皮贴。L号!因为单面的和小号、中号的根本贴不住。。。贴完就被眼皮盖住。。。也是尝试了很久找到一款非常适合自己的!

贴成功了一般是这样,没错是我本人(微笑)

.

当然,作假这种东西贴的时间久了,也是一言难尽。

例如有这样的,(微笑)

.

这样的,(微笑)

.

嗯,还有这样的。。(真的贴了??来自心灵的拷问)

.

我们每个双眼皮贴女孩都不敢轻易闭眼。。

.

而且贴久了,眼皮真的变得

非常!

非常!

非非常常!

松弛。。。。。。。

活了二十四年,在眼睛上反反复复斥巨资也。。

.

痛定思痛,今年年初,答主终于下定决心去割了!!

因为答主的一个好朋友鸟悄儿的去做了手术(是的,我们单眼皮女孩就是喜欢和单眼皮女孩做朋友,怎!样!)

做的超级自然好嘛,答主自身觉得和朋友眼部结构差不多,终于在今年放暑假的时候去割了!

当时我面诊了三个医生。都是之前看这些医生的案例啊网上的帖子啊什么的最终决定从这三个人里面选一个。

所有医生面诊的流程都是一样的,先问你想割什么样的,然后拿一个回形针一样的东西在你眼睛上划一下,划出一条折痕,让你看效果。

第一个医生给我划的时候,刚划完,那条折痕就消失了。。

嗯?消失了???

.

当时的我,是尴尬的。显然医生也没有想到,干笑了两声锲而不舍接着划,我的眼皮非常争气,一次都没划出来。

因为眼皮太厚了,那条线支撑不住眼皮上的肉,就。塌了。。。(心痛)

第二个医生一见我,就说:“哎呀你的眼睛太难做了。。你的眉骨太高,眼皮还是要塌下来,不可能像别人做出来的双眼皮那么明显。。。balabala”

.

难道做手术都不能拯救我的眼皮吗。。。

.

第三个医生,他拿针一划,就划出折痕了!(我仿佛看到了医生背后的光!),而且解答的非常耐心!并且明确告诉我,我眼睛的先天条件不好(以上四大症状),确实眉骨太高,因为眼皮肉太多,不可能像薄眼皮妹子们一样,眼皮紧贴眼眶,会有一部分眼皮藏在眼眶里,效果不会像别人那么好。虽然我非常想揍他一顿,但是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眼睛什么样的。所以虚心接受。当时划完大概是这个样子,做出来的效果也八九不离十。

.

然后就确定了手术日期!

做手术的时候还是有几点注意的,小仙女们划一下重点。

做手术之前不要化妆,反正化了也要卸,躺在手术台上小护士就开始给我绑头发啊什么的,然后医生就来了,让我睁眼闭眼的配合着,在我眼上画线。最后和医生决定割成平扇,稍微宽一些,因为我眼窝深,会藏一些眼皮在里面,慢慢恢复就好了,医生说我不用开眼角,所以最后也没开。

然后就是打麻药,在眼尾注入,麻药顺着血管流到眼角,感觉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唰的流过去。还是挺疼的,当时就生理反应流泪了(哭哭)。虽然打了麻药。但是哥哥还有意识啊!啥玩意都知道,先是做的右眼,感觉医生拿刀划开了我的眼皮,又割了一刀,把多余的皮剪下去?抽脂的时候拿的好像是一个什么机器,在烧脂肪(我怀疑是激光?)在眼皮上点啊点。还听到医生跟小护士说她眉骨高,这里要多去一些脂肪哈哈哈。缝合的时候我觉得我眼皮被扯的都要断了,还不时的让我睁眼闭眼,看缝合的形状,缝完之后再做另一只眼。

手术全程医生和小护士们都在聊天,还时不时的哼着小曲儿,气氛非常融洽!而我一想到马上就要拥有双眼皮,真的

.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就做完了,小护士一边给我清理伤口一边给我说注意事项。可能是之前看了太多案例,所以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用闺蜜的话说,我当时是蹦着出的手术室哈哈哈。

女孩们,

我!要!变!漂!亮!了!!!

.

手术后24小时内要冷敷,当时眼睛上还敷着纱布,麻药劲儿过去了伤口开始疼,用毛巾裹着冰袋再裹一层保鲜膜敷在纱布上,卫生。因为当时是下午做的手术,回去之后已经很晚了,十点多我就睡了。第二天起来自己把纱布揭了,之后每天晚上都要给医生拍照发微信。每天早晚拿医用棉签蘸凉白开清理伤口一次,或者用生理盐水,一定要把刀口上的血痂啊脏东西什么的清理干净。三天之后热敷,每天热敷三次,每次十五分钟左右,五天之后拆线,拆完线消肿就快了。忌口一个月,不吃任何肉和海鲜,忌食辛辣刺激的东西,天天喝粥吃素。现在已经一个月多啦!

下面上图!没错是我本人哈哈哈!

.

揭纱布第一天,可以说肿的爹妈不认了,挨着睫毛的眼皮还有点淤血。割的是挺宽的,医生的缝合技术也非常不错,针脚很细腻哈哈哈

k

第二天持续肿

l


.

三四天的时候眼周开始发黄了!!医生说这是恢复的表现!因为线还没拆,眼睛一直被线压着睁不开,眼神十分猥琐。

第五天去拆了线,拆线即刻

.

眼角和眼尾还有些没愈合,但是线条已经初见雏形。

'


.


l

我右眼上的那条斜痕是我之前内双的折痕哈哈哈,本来做完手术,眼睛浮肿,那条折痕应该会被撑开,但是还没恢复好,左边的被撑开了所以看不太出,医生说以后会慢慢恢复,但是我本人要求没有这么苛刻,有没有也无所谓,所以各位小仙女也不要误认为是手术失败哈哈哈。

割完之后最开心的是我的睫毛全都翻出来了!!真的超开心啊哈哈哈哈!


无滤镜手机自带相机爱我吗?可以看出我的眉骨真的高出天际了。去皮去脂之后眼皮变薄眼窝立马凹进去了。感谢陈医生让我找回自己的民族属性哈哈哈哈


.

对比图搞一下,

p

眼尾还有些没长好,眼皮也还是没有彻底消肿。但是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9


o

因为还有浮肿,眼皮看着还是有点宽,但是目前只有一个多月嘛,慢慢就会变得越来越自然啦哈哈哈, 半年后再来贴照片,妹子们等我不?!

给想割双眼皮的小仙女们的建议(划重点):

1.找靠谱正规的医院做,别轻信外面杂七杂八的整容机构,最好身边有熟人做过,毕竟眼见为实。

2.决定要做就不要心疼钱了,毕竟是在脸上动刀子,要知道没做好再修复的话,就不是这个价钱了。

3.割之前多做功课,多看案例,提前预设好各种情况,自己的想法要和医生建议相结合,毕竟医生的经验更丰富,要不要开眼角,平扇还是扇形慎重决定。

4.客观全面了解自己的眼部结构,不要对做完的效果期待过于高。先天条件比较好的眼睛肯定做出来更好看一些,但是类似于我这种重度患者的,也要对做出来的效果有个估算。

5.最后也是我最想说的,正确理解这句话,我们自己的眼部结构早已决定了我们割完之后的效果。找个技术好的医生是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也为让这个效果最佳化。割双眼皮是让我们的眼睛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比原来好看,而不是比别人的好看。

不要太吹毛求疵,就只是割个双眼皮,不可能割完就变成女明星的眼睛哈哈哈哈HHHHHH

但!是!

想割的妹子,真的不要再犹豫了,像我这种重度患者都看到曙光了,你们还有啥担心的!!丢掉桌上的双眼皮贴赶紧去割吧!真的好像获得重生一样!

要知道,

我们每个单眼皮的妹子都是一块原石,被雕刻完以后,

kl



    文章转自网络




推荐阅读 可点击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奇异鸟官方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日本代购签证酒店客服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

咨询日本代购&签证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1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hello+




宋子敬只客气点头,并不作声。宋子敬觉得头痛,可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果真是没死。也是,小华管这种人叫什么来着?小强?  一时李嬷嬷来了,看了半日,问他几句话也无回答,用手向他脉门摸了摸,嘴唇人中上边着力掐了两下,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觉疼.李嬷嬷只说了一声"可了不得了","呀"的一声便搂着放声大哭起来.急的袭人忙拉他说:“你老人家瞧瞧,可怕不怕? 且告诉我们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你老人家怎么先哭起来?"李嬷嬷捶床捣枕说:“这可不中用了! 我白操了一世心了!"袭人等以他年老多知,所以请他来看,如今见他这般一说,都信以为实,也都哭起来. 萧暄握着我的手,“我倒觉得时间过得真慢。” 我手一抖,碗又打翻了,汤水淌了我一手。 我掀起帘子看。外面一片白茫茫,车夫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找到路把我们送到谢昭瑛的坟前,实在是相当不容易。 云香问:“王爷的毒不是都已经解了吗?怎么还要研制解药呢?” 云香咬了咬下唇,说:“他缠得我没办法嘛。再说了,他身边的确没人能帮他做针线的。”  那夜宝玉无眠,到了次日,还想这事.只听得外头传进话来,说:"众亲朋因老爷回家,都要送戏接风.老爷再三推辞,说不必唱戏,竟在家里备了水酒, 倒请亲朋过来大家谈谈.于是定了后儿摆席请人,所以进来告诉."不知所请何人,下回分解. 我呜呜:“能再见你可是三生有幸!” 小程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死人巳矣,还是多看看活人吧。这都是敌军造的孽,不是你的错。”“陛下能感激就已经很好了。”谢怀珉难得地谦虚道,“如果您想回报,我想您已经做到了。在您手下,我得以尽情施展我的才华,做我喜爱做的事。我终于看到了我想看的书,写完了我想写的医籍。这半年过得,比以往三年都要快乐。” 我笑着同他打招呼:“大哥好啊!” 他微笑着向我走来,简便的青衫衬得他修长挺拔,他深邃的眼睛里带着奇异的柔情,注视着我,像一片海水将我包容住。出乎我意料的,她居然怀孕了,大概有六个多月。生理变化一点都没有折损她的容貌,她依旧清艳美丽,高贵优雅,还添了许多为人母者才有的安详温柔。已经改头衔为幽山王的萧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一脸幸福的光芒。这两人的状态之好,倒出我意料。 萧暄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是她派人来杀你。” 聪慧机灵的品兰小姑娘却提出置疑:“他是王爷,他说什么,士兵就得做什么。他才不用那么委婉地叫人干活呢!” 萧暄干脆过来拉我的手臂。我狂躁地挣扎,张口就在他手上狠狠咬下去。 记忆里昨天那个高傲的男人,原来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高大爷知道自己的时代终于过去,无奈照办,离开了京城回了老家。皇帝第二天就提点了中间派的东河郡王曹家树做了个悠闲宰相,事务却分摊在了他提拔上来的新秀头上。所有权贵豪族自然都接收到了新帝发出的信息。 说罢吩咐医童燃起香炉,点燃香艾。“你就这样跑出来,你娘不担心?” 宋子敬一边擦一边问我:“知道是谁干的?” 萧暄嘴里一阵血气翻涌,却生生忍住,“什么时候的事?” 谢怀珉深吸一口气,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地说:“小六,他叫燕小六。” 我看向萧暄,他说:“大师要跟我们一路北上。” 谢昭瑛盯住我:“你想怎么样?”  贾蓉奉上卦金,送了出去,回禀贾珍,说是:“母亲的病是在旧宅傍晚得的,为撞着什么伏尸白虎。”贾珍道:“你说你母亲前日从园里走回来的,可不是那里撞着的.你还记得你二婶娘到园里去, 回来就病了.他虽没有见什么,后来那些丫头老婆们都说是山子上一个毛烘烘的东西,眼睛有灯笼大,还会说话,把他二奶奶赶了回来,唬出一场病来。”贾蓉道:“怎么不记得.我还听见宝叔家的茗烟说,晴雯是做了园里芙蓉花的神了,林姑娘死了半空里有音乐,必定他也是管什么花儿了.想这许多妖怪在园里,还了得! 头里人多阳气重,常来常往不打紧.如今冷落的时候,母亲打那里走,还不知踹了什么花儿呢,不然就是撞着那一个.那卦也还算是准的。”贾珍道:“到底说有妨碍没有呢? "贾蓉道:“据他说,到了戌日就好了.只愿早两天好,或除两天才好。”贾珍道:“这又是什么意思?"贾蓉道:“那先生若是这样准,生怕老爷也有些不自在。”正说着,里头喊说" 奶奶要坐起到那边园里去,丫头们都按捺不住。”贾珍等进去安慰定了.只闻尤氏嘴里乱说:“穿红的来叫我,穿绿的来赶我。”地下这些人又怕又好笑.贾珍便命人买些纸钱送到园里烧化, 果然那夜出了汗,便安静些.到了戌日,也就渐渐的好起来.由是一人传十,十人传百,都说大观园中有了妖怪.唬得那些看园的人也不修花补树,灌溉果蔬. 起先晚上不敢行走,以致鸟兽逼人,甚至日里也是约伴持械而行.过了些时,果然贾珍患病. 竟不请医调治,轻则到园化纸许愿,重则详星拜斗.贾珍方好,贾蓉等相继而病.如此接连数月,闹得两府俱怕.从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妖.园中出息,一概全Ь,各房月例重新添起,反弄得荣府中更加拮据.那些看园的没有了想头,个个要离此处,每每造言生事,便将花妖树怪编派起来,各要搬出,将园门封固,再无人敢到园中.以致崇楼高阁,琼馆瑶台,皆为禽兽所栖. 我惊讶,“云香?” 内医监的大院里,全是要出远门的大夫和前来送行的家属。谢怀珉的家属就是连城。 谢昭瑛追问:“你连这个也不记得了?” 谢怀珉松了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抱住那个人,依偎进他的怀里。 宋子敬的心跳有点快,轻声数落我:“怎么不小心点,这么大的人了。” 腿上施完了针,谢怀珉自己也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了。“书上的确写了,说这烟花三月是蛊毒。既然有蛊,就可以动身的。其实医书上写的解毒办法,就是用药性来催活体中的蛊,借以内力逼出毒素。我给王爷服用的药虽然不是成品,但也已足够催活蛊。而我当时沾了不少毒血,大概身上有个擦伤口子什么的……我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或许不会有事。可是,到底还是没有逃过……不过,”我急忙补充,“我事后立刻服了没做完的解药,还是起了作用,可以抑制大部分毒性的。”  过了两日,只见小厮回来,拿了一封书交给小丫头拿进来.宝钗拆开看时,书内写着:   一时宝钗姊妹往薛姨妈房内去后, 湘云往贾母处来,林黛玉回房歇着.宝玉便找了黛玉来,笑道:“我虽看了《西厢记》,也曾有明白的几句,说了取笑,你曾恼过.如今想来,竟有一句不解,我念出来你讲讲我听。”黛玉听了,便知有文章,因笑道:“你念出来我听听。”宝玉笑道:“那《闹简》上有一句说得最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 `孟光接了梁鸿案'这五个字,不过是现成的典,难为他这`是几时'三个虚字问的有趣.是几时接了?你说说我听听。”黛玉听了,禁不住也笑起来,因笑道:“这原问的好.他也问的好,你也问的好。”宝玉道:“先时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黛玉笑道:“谁知他竟真是个好人,我素日只当他藏奸。”因把说错了酒令起,连送燕窝病中所谈之事, 细细告诉了宝玉.宝玉方知缘故,因笑道:“我说呢,正纳闷`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原来是从`小孩儿口没遮拦'就接了案了。”黛玉因又说起宝琴来,想起自己没有骀⒚*,不免又哭了.宝玉忙劝道:“你又自寻烦恼了.你瞧瞧,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 你还不保养.每天好好的,你必是自寻烦恼,哭一会子,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 "黛玉拭泪道:“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象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宝玉道:“这是你哭惯了心里疑的,岂有眼泪会少的!” 谢怀珉这下笑不出来了,被亲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一大清早就来这么刺激的,还真受不了。 我怕耽误正事,不让云香告诉宋子敬,就这样一路颠簸到了营地,支撑着进了帐篷,终于松懈下来,倒头就睡。 杨可儿着迷地凝视着,甜蜜地笑,可是依旧不敢出声打搅他半分。 走到家门口,守在门外等我们的下人嚷嚷着:“二少爷和四小姐回来了!”然后从里面呼啦涌出来一大堆人,为首的就是谢太傅和谢夫人。  唿哨声和喊叫声压倒了宣布时限开始的喇叭声,谁也没动。 “太胡闹了!”那人在说,很生气的样子。  却说五儿被宝玉鬼混了半夜,又兼宝钗咳嗽,自己怀着鬼胎,生怕宝钗听见了,也是思前想后,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起来,见宝玉尚自昏昏睡着,便轻轻的收拾了屋子.那时麝月已醒,便道:“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你难道一夜没睡吗?"五儿听这话又似麝月知道了的光景, 便只是讪笑,也不答言.不一时,宝钗袭人也都起来,开了门见宝玉尚睡, 却也纳闷:“怎么外边两夜睡得倒这般安稳?"及宝玉醒来,见众人都起来了,自己连忙爬起, 揉着眼睛,细想昨夜又不曾梦见,可是仙凡路隔了.慢慢的下了床,又想昨夜五儿说的宝钗袭人都是天仙一般, 这话却也不错,便怔怔的瞅着宝钗.宝钗见他发怔,虽知他为黛玉之事,却也定不得梦不梦,只是瞅的自己倒不好意思,便道:“二爷昨夜可真遇见仙了么?"宝玉听了,只道昨晚的话宝钗听见了,笑着勉强说道:“这是那里的话!"那五儿听了这一句,越发心虚起来,又不好说的,只得且看宝钗的光景.只见宝钗又笑着问五儿道:“你听见二爷睡梦中和人说话来着么?"宝玉听了,自己坐不住,搭讪着走开了. 五儿把脸飞红,只得含糊道:“前半夜倒说了几句,我也没听真.什么`担了虚名',又什么`没打正经主意',我也不懂,劝着二爷睡了,后来我也睡了,不知二爷还说来着没有。”宝钗低头一想:“这话明是为黛玉了.但尽着叫他在外头,恐怕心邪了招出些花妖月姊来.况兼他的旧病原在姊妹上情重,只好设法将他的心意挪移过来,然后能免无事。”想到这里,不免面红耳热起来,也就讪讪的进房梳洗去了. 我扫兴,又问:“你知道咱们有了新太子了吗?”  这里贾母与众人各处游玩了一回,方去上楼.只见贾珍回说:“张爷爷送了玉来了。”刚说着,只见张道士捧了盘子,走到跟前笑道:“众人托小道的福,见了哥儿的玉,实在可罕.都没什么敬贺之物,这是他们各人传道的法器,都愿意为敬贺之礼.哥儿便不希罕, 只留着在房里顽耍赏人罢。”贾母听说,向盘内看时,只见也有金璜,也有玉ぉ,或有事事如意, 或有岁岁平安,皆是珠穿宝贯,玉琢金镂,共有三五十件.因说道:“你也胡闹. 他们出家人是那里来的,何必这样,这不能收。”张道士笑道:“这是他们一点敬心,小道也不能阻挡.老太太若不留下,岂不叫他们看着小道微薄,不象是门下出身了. "贾母听如此说,方命人接了.宝玉笑道:“老太太,张爷爷既这么说,又推辞不得,我要这个也无用,不如叫小子们捧了这个,跟着我出去散给穷人罢。”贾母笑道:“这倒说的是。”张道士又忙拦道:“哥儿虽要行好,但这些东西虽说不甚希奇,到底也是几件器皿. 若给了乞丐,一则与他们无益,二则反倒遭塌了这些东西.要舍给穷人,何不就散钱与他们。”宝玉听说,便命收下,等晚间拿钱施舍罢了.说毕,张道士方退出去. 我推门出去。外面正一地阳光,桐儿端着一盘馒头站在院子里。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 “年初就搬进来了。”谢怀珉说,“前家也不姓王啊,大婶你一定是走错了。“萧暄的不悦很明显:“刘大人,我并非瞧不起马小姐,亦十分敬重马太守。只是婚姻大事,怎能儿戏?如今大业未成,众将士随我浴血杀敌,多少手足尸骨未寒,我却在这里大张旗鼓迎娶新妇,岂不让众人寒心?”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